中国·广州
鉴定知识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鉴定知识 > >

对一件院藏明洪武釉下彩宝座所用彩料的科技研究

  • 发表于:2020-06-06 17:43 来源:未知 点击:
  • 一 前言
    故宫博物院所藏明代洪武釉下彩花卉纹宝座〔图一〕系1955年3月从宣和斋收购,原底账名称为“明白地黑花瓷床(对)”,后称为“元代青花釉里红宝座”。该宝座长29.3厘米,宽15.3厘米,高24厘米。造型模仿皇帝御用木质宝座,通体釉下彩绘装饰。座面绘菱形锦纹,围挡里外面均绘折枝花卉,有牡丹、菊花、海棠等,前两条腿呈鱼龙吐水形。目前该宝座被定名为“明洪武釉下彩花卉纹宝座”。但宝座所绘纹饰的发色较为特殊,介于红、褐之间,且表面有棕红色条纹及斑点。
    长期以来,故宫博物院业务人员对该宝座上的花卉图案系用何种彩料进行描绘存在争议,有“铁料”和“铜料”两种说法。如果是铁着色,则为釉下褐彩;如为铜着色,则为釉里红瓷器。一般认为,褐彩是瓷器上最早使用的釉下彩料,目前已知最早的釉下褐彩瓷是南京雨花台区出土的东吴时期的盘口壶 ,东晋时期的瓯窑曾烧造釉下褐彩青瓷,随后釉下褐彩瓷器流行于唐代的长沙窑和邛崃窑 。釉下褐彩瓷器系先用氧化铁彩料在素坯上描绘褐色花纹,然后施以透明釉入窑烧成。而釉里红则以铜红料作为彩料在釉上涂抹或在釉下描绘纹饰,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因此,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彩料的不同。考古资料表明,我国首先在唐代的邛崃窑和长沙窑瓷器上使用铜红料描绘纹饰或施以含铜的色釉,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时产生红色。元代是釉里红瓷器的创烧阶段,因此,传世和出土的器物颇为少见。后来,釉里红瓷器在明代洪武、永乐、宣德时期有了很大发展,到了清代康熙、雍正时期达到顶峰 。釉里红瓷器的烧造,对原料、工艺及烧成气氛的要求均很严格,由于铜具有在釉中易熔解、扩散和挥发的特性,致使釉里红瓷器的烧成难度非常大,需要放在专门的窑位,严格控制烧成温度、气氛方能得到纯正红色。相比而言,烧造釉里红瓷器要比烧造釉下褐彩瓷器和青花瓷器的难度大得多。因此,釉里红瓷器代表了中国古代高温釉下彩瓷器烧造的最高水平。为了研究故宫博物院所藏“釉下彩宝座”所用彩料的化学成分,古陶瓷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故宫博物院)和故宫博物院古陶瓷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利用荧光能谱仪(EDXRF)对其进行了无损检测。
      
    〔图一〕 明洪武釉下彩花卉纹宝座(正、反)
     
     明洪武釉下彩花卉纹宝座
     
     
     明洪武釉下彩花卉纹宝座

    二 实验
    2.1 实验方法
    实验使用的是美国EDAX公司生产的EAGLE Ⅲ XXL大样品室能量色散X射线荧光光谱仪(EDXRF),该仪器可在无损条件下测试陶瓷样品胎、釉的元素组成。实验条件为电压40KV、电流200~400uA、束斑0.3mm,测量时间200s,用仪器自带的软件得到无标样半定量分析结果。由于是无标样半定量分析结果,因此测试值与实际值会存在一定的差异,如半定量结果中氧化硅含量较实际值要偏高一些,氧化钾和氧化钙含量较实际值要偏低一些,但半定量结果并不影响我们对宝座所用彩料化学成分的判断分析。
    2.2 样品
    本实验主要对明洪武釉下彩宝座的透明釉部位以及彩料部位(黑色和棕红色)进行测试。同时,为了比对测试结果,选取两件典型的明洪武釉里红瓷片(资料陶瓷15011和资料陶瓷15014)作为比对样品〔图二〕。
    〔图二〕 明洪武釉里红瓷片 (左:资料陶瓷15011;右:资料陶瓷15014)

    明洪武釉里红瓷片

    明洪武釉里红瓷片


     
    三 结果及讨论
    3.1 透明釉的特征
    [表一]是明洪武釉下彩宝座及明洪武釉里红瓷片透明釉的分析结果。
    [表一] 透明釉部位元素组成的半定量结果 (wt%)
     

     
    从[表一]可以看出,釉下彩宝座及两块洪武釉里红瓷片透明釉部位的助熔剂主要是氧化钾(K2O)和氧化钠(Na2O),而氧化钙(CaO)的含量明显较低,这三件样品的透明釉应该属于“碱釉”。三件样品透明釉中氧化铁的含量仅为0.5%左右,在氧化铁含量较低的情况下,釉呈无色透明状,釉下彩独特的艺术魅力得以充分体现。此外,三件样品透明釉中氧化铜的含量均小于0.03%。由此可见,明洪武釉下彩宝座和两块明洪武釉里红的透明釉部位的元素组成测试结果基本一致。
     
    3.2 彩料的特征
    [表二]是明洪武釉下彩宝座及明洪武釉里红瓷片所用彩料部位的分析结果。
    [表二] 彩料部位元素组成的半定量结果(wt%)


     
    〔图三〕 明洪武釉下彩宝座黑色料部位能谱图




     
    〔图四〕 明洪武釉下彩宝座棕红色彩料部位能谱图




     
    因为釉下彩的彩料表面覆盖着透明釉,而能谱仪属于表面分析,因此[表二]结果中既包括了透明釉的化学组成,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彩料的化学组成。从[表二]可知,明洪武釉下彩宝座黑色和棕红色部位的元素组成基本与[表一]中透明釉的组成类似,仅是氧化铁含量偏高。两块洪武釉里红瓷片标本中红色部位的元素组成也与表1中透明釉的组成类似,但氧化铜的含量略高一些。
    〔图三〕和〔图四〕分别为明洪武釉下彩宝座黑色和棕红色彩料部位的能谱图,〔图五〕是明洪武釉里红瓷片铜红色料部位的能谱图。从〔图三〕和〔图四〕中可以看出,明洪武釉下彩宝座黑色和棕红色部位氧化铁的含量均明显较高,棕红色部位氧化铁的含量更高,但氧化铜的谱峰并不明显。

    〔图五〕 明洪武釉里红瓷片 (资陶瓷15011) 红色彩料部位能谱图




     
    〔图六〕 氧化铁含量对比


     
    〔图七〕 氧化铜含量对比


     
    在〔图五〕中,明洪武釉里红瓷片的红色部位除氧化铁谱峰明显外,氧化铜的谱峰亦非常明显。我们结合[表一]和[表二]中的数据,对釉下彩宝座和釉里红瓷片的透明釉部位、彩料部位的着色元素(氧化铁和氧化铜)含量进行对比,如图〔图六〕和〔图七〕。
    〔图六〕为釉下彩宝座和釉里红瓷片相关部位的氧化铁含量对比图,从图中可以看出,釉下彩宝座的彩料部位与透明釉部位氧化铁的含量不同,透明釉中氧化铁含量在0.5%左右,而黑色部位的氧化铁(Fe2O3)含量在0.86 %左右,棕红色部位的氧化铁含量更是高达7.46%。这表明釉下彩宝座所用彩料主要是铁的氧化物。在两块洪武釉里红瓷片中,透明釉、红色部位或者彩料斑点处的氧化铁含量基本变化不大。
    〔图七〕为釉下彩宝座和釉里红瓷片不同部位的氧化铜含量对比图。从图中可以看出,釉下彩宝座所用彩料部位与透明釉部位的氧化铜含量没有明显变化,而两块洪武釉里红瓷片标本所用彩料部位的氧化铜含量比透明釉中氧化铜含量却有明显的增高,氧化铜含量范围在0.28%~0.43%内。
    综上所述,故宫博物院藏釉下彩宝座黑色和棕红色部位的氧化铁含量均明显高于透明釉,而氧化铜含量极低。由此可以判断其所用彩料为铁的氧化物,故应称之为“釉下褐彩”为宜。


    四 釉下褐彩与釉里红、青花瓷器辨析
    元代景德镇窑烧造的青白釉加褐彩瓷器受到磁州窑产品的影响,目前可以确认的器物较多,如景德镇落马桥元代遗址出土的青白釉褐斑葫芦形水注。1976年发现并开始打捞的韩国新安海域元代沉船出水瓷器中上也有类似的釉下褐彩瓷器。实物资料证明,明代景德镇窑烧造的釉下彩瓷器在彩色上较为复杂,釉里褐是其产品之一。由于青花瓷器和釉里红瓷器在烧造不成功的情况下,彩料发色均会呈褐色或黑褐色,故极易与釉下褐彩瓷器混淆。如江西九江博物馆收藏的青白釉加彩塔式盖罐,曾被认为是元代延祐六年的青花瓷器,后经上海博物馆测试为以氧化铁为着色剂的“褐彩” ‹2› 。2008年为配合对故宫博物院所藏成化青花盖罐的无损鉴定,我们曾对几块颜色呈黑色的青花瓷片进行无损测试,其中有一块被目鉴为明洪武朝的青花瓷片〔图八〕所用彩料着色元素为铁元素,基本不含钴元素和铜元素。由此看来,有些纹饰颜色发黑被认作青花的瓷器,也可能是属于以氧化铁为彩料的釉下褐彩瓷器。
    〔图八〕 明洪武瓷片

    明洪武瓷片

     
    〔图九〕 院藏明宣德白釉折枝花果纹盘


     
    在一定条件下,用铁元素着色的褐彩也可能形成鲜艳的红色。如故宫博物院藏明宣德白釉褐红彩折枝花果纹盘(资料陶瓷49),就是典型的铁红彩〔图九〕。不过与釉里红相比,铁红浮在釉面上,而釉里红则在釉下发色,二者相对容易区别。

    五 研究结论
    为了研究故宫博物院所藏明洪武釉下彩宝座所用彩料的化学成分,古陶瓷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故宫博物院)和故宫博物院古陶瓷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运用我院古陶瓷检测研究实验室的仪器设备,通过科学测试的方法对彩料的化学成分进行了检测分析。结果表明釉下彩宝座所用彩料与典型的洪武釉里红瓷器使用的氧化铜彩料不同,其化学组成成分基本为氧化铁(Fe2O3),氧化铜含量极低,故该釉下彩宝座应称作“釉下褐彩宝座”为宜。
    [作者单位:李合、吕成龙、陈铁梅、苗建民:
    古陶瓷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故宫博物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责任编辑:何 芳)

     

  • 上一篇:青出于蓝:元青花瓷独有的魅力征服了全球陶瓷界 下一篇:巴黎一画廊窝藏大量被盗毕加索等名家画作
  • 在线留言
    姓名 联系电话
    微信号 请选择类别 瓷器 玉器 青铜器 字画 钱币 杂件

    (您所提供的个人资料,我们将会严格保密)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