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定知识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鉴定知识 > >

联合共鉴:初探青铜器的“补铸”与“套铸”工艺

  • 发表于:2019-08-11 16:32 来源:未知 点击:
  • 摘要:二里头遗址出土成型的鼎、斝、爵等青铜器说明此时的青铜范铸技术已经基本成熟。与此同时,为修补铸造缺陷,并在一些青铜器上使用了“补铸”技术。通过对西周銮铃和马衔的范铸模拟铸造实验发现,随着范铸工艺的成熟,为了解决器身与附件的装配问题,衍生了“分铸”“套铸”技术,都应源于“补铸”工艺。
     
     
    1、  “补铸”工艺概述
     
    中国青铜器的发展,从整体铸造到分体铸制,有着明确的规律。分铸工艺从简单到复杂,亦有许多实物例证。从考古发掘品看,一些青铜器有明显的补铸痕迹。从“补铸”到“分铸”,是青铜范铸工艺发展的必然。1955年河南郑州白家庄出土的“斝”(图1),其足部有明显的补铸痕迹[1]。因浇铸时出现问题,造成铸件两个足部缺陷,因此需要“二次补铸”,才达到器物的完整。有了“补铸”工艺,废品率相对减少。
    斝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图1  斝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纵观商周青铜器,从夏文化期至战国的青铜器都存在各种各样的铸造缺陷。因此,“补铸”成为了不可缺少的技术。在诸多青铜器表面,补铸痕迹也是显而易见的。例如上海博物馆藏云纹鼎[2] ,可看到有两处补铸痕迹,位于鼎口沿下方以及足体部位,痕迹上的浇口断茬未被打磨,所看到的视觉效果非常细窄,应是掰断了一截浇口杯,有浇注压力才能更好的补铸到位(图2)。1974年湖北黄陂盘龙城出土,现藏国家博物馆的商代早期兽面纹锥足鼎,内壁有两处明显的补铸痕迹(图3)。在一些考古发掘出土的青铜器表面,常常可以看到有补铸一处、两处甚至更多的痕迹。
     
     
    范铸工艺的操作过程中,从泥料被制作成范开始,需要阴干、范面制作纹饰、合范制作泥芯等等程序,操作时间长,在这个过程中容易出现影响铸造结果的意外事件。例如,范与芯存在收缩及变形、合范是否严实、范与芯是否配合、浇铸系统设计是否合理等问题,都会直接影响到浇铸的成败。由于可造成缺陷的因素太多,所以不难理解,薄壁和厚壁青铜器表面出现铸造缺陷是难免的。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乃孙作祖己鼎”[3],高度81.8厘米,此鼎体积较大,相对器壁厚度较厚,但此鼎也出现缺陷(图4)。再如司母戊大鼎,其壁厚约数十毫米,不但4个足都进行了铸后补铸,鼎身的一个侧面也有明显的补铸痕迹。由此看来,补铸工艺,并非仅仅存在于薄壁青铜器上,而是运用比较广泛的一种工艺。
     
    云纹鼎  上海博物馆藏
    ■图2  云纹鼎  上海博物馆藏

    商代早期兽面纹锥足鼎
    ■图3  商代早期兽面纹锥足鼎  国家博物馆藏

    乃孙作祖己鼎
    ■图4  乃孙作祖己鼎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2、从西周銮铃、马衔铸造实验看“套铸”工艺
     
    在商周青铜器中,有许多青铜器的附件是可以活动的,例如提梁、铜链条、甗的箅子、马衔、銮玲的铜珠、铺首衔环等。我们知道,提梁卣或提梁壶的提梁与主体之间,都是可以活动的。铜链条是一个短链子套一个短链子,形成长的链条。再例如,在铜甗的腹内,一般会有个箅子,而这个箅子虽然可活动,却多是拿不下来的,多是被套在一个环内,而部分器物有的是与甗体整铸的。马具上也有可活动的铸件,例如西周至战国的马衔,大多是由两个单链子套在一起而成,可活动;銮铃上半部镂空部位的腔内,大多会有一个可活动的球型的铜珠子,一但摇起来,会发出清脆的当当响声。这些可活动的青铜器附件的几何形状各不相同,所以套铸的工艺可以肯定也是各不相同的。我们以周原出土青铜銮铃以及马衔为研究对象,在详细观察铸造痕迹的基础上,构思其套铸工艺,并实施了铸造实验,来观察铸造工艺的多样性。
     
     
     
    2016年,周原博物馆对西周銮铃进行了范铸模拟实验。实验的目的之一,是复原铜珠子是如何被套铸在銮铃之中的工艺。如果想铸造一个空腔的青铜器,就需要用泥芯来实现。銮铃的镂空部位,以及銮铃下面的底座都是空心,毫无疑问是需要用泥芯才能实现。因此,在铸造实验中,我们在制作銮铃镂空部位的泥芯时,将一个铁球安置在泥芯中,这样即不影响泥芯的外形,亦不增加泥芯的体积。经过阴干、焙烧,当泥芯被銮铃范夹在中间浇铸后,从镂空的部位掏掉泥芯,圆形的铜球就被留在了銮铃的镂空腔内。由于镂空的部位很窄小,而铜球的体积远大于镂空处,铜球就被永远留在了銮铃的镂空腔内了。(图5)为銮铃球体芯中的铁球,在制芯时包裹在芯料中,经过阴干焙烧,铸造后掏去芯料铁球留在铃体内,在实验过程中,铜球也包裹在球体芯当中,经过阴干与焙烧,只要芯子不裂,铜就不会跑出。
     
    銮铃球体芯
    ■ 图5  銮铃球体芯
     
    2017年,周原博物馆又成功对西周马衔进行了范铸模拟实验[4] 。我们知道,马衔一般是由两个环子套在一起而成,所以需要先铸造出其中的一个,将铸造好的环夹在范中,浇铸另一个环。如(图6)所示,可看到工艺过程十分简单,只是需要铸造两次而已。通过这种工艺成功铸造出马衔后,我们认为,铸造较长铜链条的工艺,应当与此属同一个工艺思想,只不过是环的个数增加了而已。
     
    待套铸的马衔
    ■图6  待套铸的马衔
     
     
    通过这两个实验,我们认识到,在对青铜器的附件进行分铸和套铸的时候,其方法和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是根据器物的实际需要而有针对性的设计的。在这个过程中,熟练地掌握芯和范与器物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重要前提,这与早期的补铸工艺有直接的关系。
     
     
    3、从补铸到套铸的工艺发展
     
    从夏晚期至战国时期的青铜器中补铸例证很多,举不胜举,说明再成熟的范铸工艺,也难免出现铸造缺陷,常常需要补铸。而需要补铸的青铜器部位各不相同,补铸的工艺也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同样,在商周青铜器分铸工艺中,制作工艺也呈多样性。如商早期的提梁卣、以及商晚期司母戊鼎耳,以及西周的马衔等。在这些采用分铸的青铜器构件中,有活配合及死配合之分。如提梁卣的提梁与主体属于活配合,马衔的两个环属于活配合,而司母戊鼎的耳与主体属于死配合。无论哪一种组合形式,都属分铸技术。
     
     
     
    在铸造青铜器时,是用泥料在模上夯范,范腔里面是空腔,浇铸铜液凝固后,形成青铜器。而补铸青铜器时,是在青铜器表面需要补铸的部位制出局部范,浇铸时范是固定在青铜器上浇铸的。
     
    商代晚期饕餮纹鬲
    ■图7  商代晚期饕餮纹鬲  西安博物院藏
     
     
    从诸多考古发掘品看,补铸痕迹的特点多为不规则的状态,甚至在青铜器的表面可看到浇铸口的断茬,补铸部位的内壁也有一定对应特征,形成这些补铸的痕迹,是在青铜器的表面制作两个局部范,一个用于青铜器的表面,一个用于青铜器内壁。一是先用泥料将需要补铸的孔洞堵实,再将大于孔洞面积的泥片贴在补铸的部位,表面涂上隔离剂,用泥料围挡一块区域,在此范围内可制出补铸所需的局部范,亦是青铜器表面的补铸范。二是用泥料贴在内壁补铸位置,只需要拓个内壁样形,在样形中心挖出大于孔洞面的凹面,这样就得到了内壁范。补铸的目的是为了将孔洞填补,液态铜需要穿透青铜器的壁厚,并且需要紧密贴合内壁、面积大于孔洞才能牢牢卡死补铸材料,否则容易脱落铸痕,制好的局部范开设浇铸水口,经过阴干焙烧后,两块范回到原位就可以补铸了,浇铸时,液态铜穿过器壁会形成凸起来的“补铸痕迹”,既内外壁所看到的堵实状态。(图7)为西安博物院藏商晚期饕餮纹鬲[5],此件补铸两处,但对应特征比较明确。在补铸工艺当中,亦有在范面制作纹饰的,以达到完美效果,补铸技术一般分为两种,即一般补铸与纹饰补铸,可以在补铸的范面制作纹饰,以求纹饰饱满,类似情况在商周青铜上相对较少,例如1976年城固苏村小冢铜器点出土方罍,以及1990年洋县安冢铜器点出土瓿,此两件青铜纹饰布满器身,尽管器形大不相同,但补铸思想是完全一致的,(图8)为陕西城固县文化馆藏方罍,可清晰看到,方罍盖子有三处补铸痕迹,其中的一处刻意制作了纹饰,尽量达到完整效果,在同时代的技术操作中,用在城固出土的青铜瓿上补铸纹饰,亦是对等的。
     
    方罍
    ■图8  方罍  陕西城固县文化馆藏
     
    套铸工艺的出现,似乎体现在商代早期的提梁卣上,例如湖北黄陂盘龙城李家嘴1号墓出土的兽面纹提梁卣上,壶体与提梁需要灵活连接,那么就需要套铸工艺去实现,通过对马衔套铸工艺的实验,认为是同一种套铸方式,只是分型有所区别,再如城固县文化馆藏商中期提梁卣(图9),提梁与器身的连接亦是采用套铸方式,卣盖上的链接杆又与马衔套铸结构完全相符,说明工艺思想是一致的[6]。套铸工艺不仅使用在提梁制作上,也用在了具有提链或吊环的青铜器上,其制作工艺为先铸出一件需要被套铸的物件,加工成品后将器物卡在范当中,进行套铸,有套铸结构的一端为二次浇铸形成。青铜器的套铸工艺,在商代早期初步应用,由于范铸技术不间断的延续,在一些东周青铜制品上,也使用了套铸技术。商周时期的套铸工艺,从简单到复杂也有着明确的工艺特点,一个进步历经百年,技术的发明是创新的基础,工艺的成熟是应用的保障,工艺思想在,可灵活运用在诸多青铜制品上,其制作方式贯穿了青铜时代。
     
     
    一项新技术的发明并非易事,是需要各种条件的。在夏二里头遗址中,已经出土有铸造成型的鼎、斝、爵等青铜器,此时的青铜范铸技术已经基本成熟。与此同时,出现了“补铸”技术,其目的为修补铸造缺陷,并在一些青铜器上有所体现。随着范铸工艺的成熟,衍生了“分铸”“套铸”技术,解决了器身与附件的装配问题,受补铸的启发,逐渐发明了分铸及套铸工艺。
     
    商中期提梁卣
    ■图9  商中期提梁卣  陕西城固县文化馆藏
     
    4、总结
     
    本文通过商周青铜器的范铸特征,阐述补铸与套接工艺的前因后果,通过模拟实验探究古代工艺的发展脉络,范铸工艺每一项变革存在工艺轨迹,这些特点在青铜实物上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需要通过模拟实验考证、以理论结合实践能更明了的认知模范关系。从青铜器的浇铸到补铸、套铸到分铸,在青铜器的表面呈现了对应特征。东周马衔的模拟实验,说明套铸的工艺思想,与商早期提梁卣套铸方式基本相同,实验结果却是一致的,不论时代前后,工艺思维相同,铸出的实物特征也不离其宗,商代的套铸工艺从特点来看,套铸方式并不单一,马衔的制作是相对简单的,早期的套铸思想,衍生了复杂的兽首提梁,分型方式有所改变,才会有形制各异的兽首装饰。本次模拟实验虽然以马衔套铸工艺为主,但说明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
     
    马衔实验虽小,但通过工艺认识的问题是有共性的,下面四个合并图分别为商、西周、东周的套铸结构。套铸结构不仅体现在马衔上,在提梁卣上也比较明确,工艺思路因传承而借鉴,例如套铸提梁在先、铸接马衔在后,再如东周青铜器的底纹拚兑技术,借用到战国铜镜工艺制作,在同一个时期,工艺思想一致可以做不同器物,这就是工艺对应时代而不会超越,对于结构不同的套铸结构,例如伯格卣,相比之下多了兽首,分型方式变的复杂,笔者认为如何分型或如何实现套铸只有在实践中进行才会更直观。商周青铜器从整体铸造到二次分铸,各有各的目的,老补是为了器物的缺陷以铸修补,分铸目的是为实现难以脱模的附件,单另铸后插接或铸接达到完整的装饰效果,而套接是为实现附件与器身灵活一体,但都是分铸的范畴。
     
    湖北盘龙城出土商早期提梁卣
    ■ 左图湖北盘龙城出土商早期提梁卣,中图右图为新干大洋洲出土商中期提梁卣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西周提梁卣
    ■左图陕西历史博物馆藏西周提梁卣,右图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伯格卣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逨盉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逨盉
     
    春秋提链甗
    ■左图镇江博物馆藏春秋提链甗,中图随州博物馆藏提链鼎,右图河北省博物馆藏战国提链壶
     
     
    东周扁壶
    ■上图为眉县博物馆藏东周扁壶、下图为战国铜镜,两者都有纹饰拚兑痕迹,说明使用了相同的工艺思维,其拚兑特征是一致的。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前身是1958年建立的宝鸡市博物馆。位于中华石鼓园内的新馆于2010年落成,建筑面积3.48万平方米,是目前全国最大的以收藏、研究和展示青铜文化为主的博物院。博物院外形运用了高台门阕,青铜厚土的建筑语言,气势恢弘,厚重威严,象征着宝鸡在中华古代文明发展过程中的尊崇地位。馆藏文物12761件组,文物数量多、种类全、品位高、价值大,尤以商周青铜器著称于世。基本陈列“青铜铸文明——周秦文明之光”荟萃了宝鸡地区出土的商周青铜器1500多件,其中有何尊、逨盘、秦公镈等百余件国宝重器。它们有的浑厚凝重,气势磅礴;有的工艺高超,精美绝伦;有的则以铭文见长,历史研究价值极高。
     
    青铜器

    青铜器

     
    青铜器

    青铜器
    ■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馆藏青铜器

     
    先秦陵园博物馆
     
    先秦陵园博物馆位于凤翔县南指挥镇,博物馆中的秦公一号大墓是春秋后期的一座墓葬,距今有两千五百四十多年。墓主秦景公是秦始皇的十四代先祖,系秦穆公的四世孙。秦公一号大墓的发掘占据中国考古史上五个之最:它是我国迄今发掘最大的墓葬,面积达5334平方米;是我国考古史上发现殉人最多的墓葬;600多根柏木垒砌而成的大型椁具是形制最大、等级最高、时代最早的“黄肠题凑”;出土的石磬是我国考古史上发现最早刻有铭文的石磬;主椁室南北斜插着的木碑是最早的墓碑实物。
     
     
     
    大唐秦王陵
     
    大唐秦王(又称岐王)陵是历史上著名的唐末凤翔节度使李茂贞的陵墓,为“同茔不同穴”的合葬墓,有李茂贞及其夫人的两座地宫。1998年发掘后建成秦王陵博物馆,包括一号地宫、二号地宫及地上陵园建筑等。陵墓规模宏大,气势雄伟,蕴含浓郁的唐式陵园建筑风格,被称为小乾陵。地宫内有保存完整的世界罕见的砖雕飞檐古端楼,有按北斗七星位置挑开青砖形成勺状的“地面天象图”,有全国罕见的帝后地下宫殿两座,是唐代以来绝无仅有的。
     


    ■ 大唐秦王陵内部
     

    周原博物馆
     
    周原博物馆是周原遗址大规模考古发掘基础上,于1988年建立起来的一个专题性遗址博物馆。周原遗址位于扶风、岐山二县交界的京当等村,曾是先周居民的生活栖居地。馆内收藏着周原遗址出土的万余件珍贵文物,其中国家级文物4件(组),国家一级文物173件(组),其它等级文物3000多件(组)。出土文物有巧夺天工的青铜器,主要以艺术瑰宝折觥、战争史书史墙盘、壶中之冠三年兴壶、土地交易文契王祀卫鼎以及换田文约卫盉等为代表。这些青铜器不仅造型精美,而且都有史料价值极高的铭文和明确纪年。
     






    ■ 周原博物馆馆藏青铜器

     
    周原博物馆青铜范铸工艺研究所
     
    周原博物馆青铜范铸工艺研究所隶属于周原博物馆。前身是周原考古工作队修复小组,专门从事出土文物的整理修复工作。院校、考古研究单位为了收集教学标本、文物样品,请修复组制作器物。后来修复组逐步将青铜器复制推向市场,于1987年成立了陕西省第一家文物复制厂。随着传统工艺的恢复,文物复制厂积极展开青铜器古代工艺的研究,逐渐形成了国内唯一的青铜器“范铸基地”。并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大专院校开展合作课题,于2006年更名为周原博物馆青铜范铸工艺研究所。
     






    ■ 周原博物馆青铜范铸工艺研究所工作场景

     
     
    扶风县博物馆
     

     
    扶风县博物馆位于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城关镇,是一座融庙宇古建与文物陈列于一体的,颇具地方特色的综合性博物馆。扶风城隍庙始建于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有明、清古建筑18座。庙宇内各单体建筑布局对称,主次分明,山门殿、木牌坊、八卦亭把全院分为三进的四合院落,为关中西部唯一保存完整的古建筑群,具有较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馆藏文物上万余件(套),其中以西周青铜器称最,享誉海内外。在古建内有扶风出土西周青铜器精品陈列、扶风出土历代铜镜陈列、扶风出土陶器艺术陈列、扶风碑碣石刻陈列等。
     
    法门寺博物馆
    法门寺博物馆位于中国宝鸡市扶风县城北10公里处的法门寺文化景区内,是以收藏、保护、展示和研究法门寺唐塔地宫出土珍贵文物为主要内容的专题性佛教艺术博物馆。法门寺博物馆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法门寺遗址作为依托,以20世纪中国最重大的唐代佛塔地宫考古发现为建馆机缘,以世界仅存的真身佛指舍利及罕见的大唐王朝宫廷奉纳文物为基础,是国内首座以大唐宫廷珍宝和佛教艺术为馆藏特色的博物馆。法门寺博物馆现有文物藏品两千余件,藏品等级高、质量精、种类齐全,多为唐皇室供奉法门寺文物和佛教文物。
     






    ■ 法门寺藏品
     
     
     
  • 上一篇:60件清宫旧藏“古代玉器”,领略古玉之美! 下一篇:天下龙泉 --龙泉青瓷与全球化
  • 在线留言

    你所提供的个人资料,我们将会严格保密。

    姓名 联系电话
    微信号 请选择类别 瓷器 玉器 青铜器 字画 钱币 杂件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