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州
联合资讯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联合资讯 > >

春风柳上归 清代民国绘画中的柳树图像

  • 发表于:2020-05-11 11:40 来源:未知 点击:
  •  
    柳树在中国有着悠久的种植历史和广泛的地理分布。随着各时代文学、艺术、宗教、民俗等领域有关柳树文献的不断叠加,赋予柳树的文化内涵持续丰富,并同步映射到柳树图像中来。
     
    战国荆门包山楚墓 王孙亲迎图
     
    图1 战国荆门包山楚墓 王孙亲迎图
     
    图2 清 陆恢《山水四条屏》(局部)
     
    图2 清 陆恢《山水四条屏》(局部)
     
    从战国时期彩绘《王孙亲迎图》中的柳树图像始,各时代的柳树图像繁若星辰,尤以清代至民国时期数量为最。通过梳理北京艺术博物馆所藏清代至民国时期柳树图像不难看出,彼时的柳树图像不仅是绘画中的主要题材,也是陶瓷、漆器、鼻烟壶等其他工艺美术门类中常见的表现对象。这些柳树图像有的是道路标识,有的是营园造景,有的是美人象征,有的是时令使者,有的是恋情表达,有的是隐士身份,有的是驱邪圣物,在图画中的文化内涵多样且丰富。
     
    随着清末至民国时期对外贸易的增多,中国的柳树图像在欧洲也广泛流传开来。一些西方艺术家甚至在器物装饰或绘画中刻意模仿这种具有浓郁中国风情的图像,柳树一度成为欧洲社会“想象中国”的文化符号。
     
    清 顾愷《平湖秋月扇面》
     
    图3 清 顾愷《平湖秋月扇面》
     
    道路标识
     
    古代中国的信息传播和物质流通,大概是依靠马、牛、驴、骡或舟、船结合的水陆联通的路网系统。为了便利行人和牲畜,朝廷会在陆路和水路两侧种植“行道树”以蔽骄阳、标道路。
     
    据文献记载,早在周代便有“立树表道”的做法。先秦时,南方的楚国多以喜水耐湿的柳树植于行道两侧。出土于楚都纪南城北郊荆门包山楚墓的战国奁盒上有幅彩绘《王孙亲迎图》(图1),(见《荆门市包山楚墓发掘报告》《文物》,1988年第5期。)图中柳树与行进马车规律性的组合关系,是彼时楚国道旁植柳的例证,图画中的柳树也显示了其道路标识的功能。
     
    魏晋以后,道旁植柳的记载在诗文中更是大量出现。如“细柳夹道生”(刘桢《赠徐干》)“夹道种榆柳”(陆机《洛阳赋》)“夹路树槐柳”(《晋书·苻坚载记上》)“夹道开御沟,植槐柳”(《景定建康志》)等,表明这种做法当时十分普遍。除诗文外,在绘画作品中也得到直观的反映。
     
    清初恽寿平所绘《山水卷》,以平远法描绘林溪野景,隔溪两岸遍植垂柳、竹篁,画题有“苍茫茭芦钓艇出没,杨柳画篁必闻风声”之语。另一件清代陆恢所绘《山水四条屏》(图2),画家以小青绿法描绘湖心小舟、湖边密柳、远山翠色的春游画面,加之“春容摇岸柳,风色起江波”的题款,便觉画面春意盎然,湖岸绿柳间隐然见有通行小道。
     
    民国 樊虚《仕女十段图卷》中“仕女折柳”画面
     
    图4 民国 樊虚《仕女十段图卷》中“仕女折柳”画面
     
    营园造景
     
    从殷周建“囿”狩猎始,到后来文人热衷的园林生活,杨柳逐渐广泛种植于宫廷苑囿和私家园林。汉代有“垂杨数亩”的长杨宫,南朝梁“塞外无春色,上林柳已黄”(王瑳《折杨柳》)表明上林苑中植有柳树,《南史》中也有齐武帝在太昌灵和殿前植柳的记载等,这些史料表明了柳树在当时园林中已被广泛种植。
     
    在清代至民国时期描绘园林的绘画作品中,柳树也就更为多见了。邓和甫1920年所绘《南楼读书图》中,追忆了画家1898年在藻咏楼读书场景,园中亭台楼阁、柳树环绕。此外,清代顾愷所绘《平湖秋月》扇面(图3),张宝山、改琦等绘《平湖夜月》册页所绘平湖风貌中,均见有大量柳树形象。
     
    图5 民国 马晋《桃柳白鹭图轴》
     
    图5 民国 马晋《桃柳白鹭图轴》
     
    美人象征
     
    从《诗经》到唐诗,将柳比附美人的文学作品繁若星辰。唐人诗句:“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杜甫《绝句漫兴》)、“枝袅轻风似舞腰”(白居易《杨柳枝》)、“芙蓉如面柳如眉”(白居易《长恨歌》)、“春来似舞腰”(李益《上洛桥》)、“细腰争妒看来频”(杜牧《新柳》)、“日暖牵风叶子眉”(李绅《柳》)等,有以柳叶喻美人细眉者,有以柳枝拟少女婀娜体态者,皆形象且生动。
     
    与此同时,文学上的比兴手法也被画家们借鉴到绘画中来。前文所述《王孙亲迎图》(图1)中,为凸显“亲迎”对象为婀娜美女,画中柳树形象也画得摇曳多姿,让观者自然地将舞动的柳枝与婀娜的美女联系到一起,此后更是催生了“柳荫仕女”等题材的大量出现。
     
    樊虚1931年所绘《仕女十段图卷》中“仕女折柳”画面(图4),不着脂粉的少女攀折春风刚拂的柳枝,加上画题“春鞋乍试踏青时,流水桥西折柳枝。波扫蛾眉谢脂粉,不和桃李斗凡姿”语,便将少女的清新和柳枝的风姿融为一体。这在樊虚另一件作品《柳桥仕女轴》中也有反映。这位柳荫下手执纨扇的仕女,面色清雅,体态婀娜,与身旁春风微拂的柳枝相得益彰,同样秀色可人。
     
    民国 张大千《柳枝鸣蝉图轴》
     
    图6 民国 张大千《柳枝鸣蝉图轴》
     
    时令使者
     
    柳树常被喻为时令使者。晋人“梅花已落尽,柳花随风散”(《子夜四时歌》),南朝“水逐桃花去,春随杨柳归”(曹昶《和萧记室春旦有所思诗》),唐人“漏泄春光有柳条”(杜甫《腊日》)、“条变识春归”(卢照邻《折杨柳》)、“春风柳上归”(李白《宫中行乐词》)、“春生柳眼中”(元稹《生春》)、“春分二三月,柳密莺正飞”(李商隐《戏题枢言草阁三十二韵》)、“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三月天”(韦庄《丙辰年鄜州遇寒食城外醉吟》)等诗句都是以柳报春的描述。
     
    在绘画中,画家的表达稍有不同,他们常将柳树与其他春天常见的花、鸟、虫、鱼、禽、兽的形象并置于画面,从而透露春天的到来,如《柳桃图》《柳树水鸟图》《柳岸鸂鶒图》《垂柳游鱼图》《柳色春城图》等均属此类。
     
    图7 东晋 顾恺之《洛神赋图》(局部)
     
    图7 东晋 顾恺之《洛神赋图》(局部)
     
    民国马晋所绘《桃柳白鹭图轴》(图5)以桃、柳组合,配上题诗“桃柳争春艳,白鹭立浅溪”之语,形象地描绘了桃、柳争春的生动场景。清代张槃绘《疏柳早莺扇面》中,嫩黄的早莺俏立枝头,正值柳枝已绿,桃花正红之际,画面弥漫着“几处早莺争暖树”的春天气息。
     
    东晋谢灵运言“秋蝉噪柳燕辞楹”(谢灵运《燕歌行》),明代李渔《闲情偶记》中也有“此为纳蝉之所,诸鸟亦集。长夏不寂寞,得时闻鼓吹者,是柳皆有功”之语,可见蝉是文学中夏秋时节描述最多的对象。
     
    在绘画中,“柳树鸣蝉”的视觉形象也常被画家写入画面。民国张大千《柳枝鸣蝉图轴》中(图6)柳枝摇落,柳叶蹁跹,一鸣蝉栖息其上,画面题诗“一声复一声,蝉鸣在何树”,季节指向不言自明。此外,还有将柳树与马、牛等物象组合的放牧题材作品。民国王绍尊《秋风归牧图轴》画面上柳荫蔽日、水草丰茂、牧人赶马等物象,让人自然想到“野旷秋馀牧马肥”“草深秋牧马”等诗句,画面自然定格在夏秋之交。
     
    图8 清 张瘦虎《柳阁仕女图轴》
     
    图8 清 张瘦虎《柳阁仕女图轴》
     
    恋情表达
     
    春秋时《诗经》中就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以柳表达对故园的依恋。这种“以柳抒情”的方式为后世文人所借鉴,在六朝时较为多见。
     
    曹丕、王粲、陈琳、繁钦、应玚、潘岳、庾信、刘义庆、江总、陈叔宝、范云、徐陵、贺彻、卢思道、岑之敬、萧绎等人的诗赋中就有“青柳何依依”“依依汉南”“思君惜去柳依依”“柳树得春风”“看梅复看柳”等相关表达,借柳寄托对恋人的情感,思妇的情态跃然纸上。
     
    彼时,绘画作品中柳树的描绘同样契合了这种时代文化。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图7)中,主体人物曹植与洛神别离处都以柳树为背景来衬托离别的情绪就是例证。此后隋,代女诗人张碧兰“妾似武昌柳”(《寄阮郎诗》)中以柳自况倾诉对情人的相思之苦。唐人“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宋人“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秦观《江城子》)、“长条故意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周邦彦《六丑·正单衣试酒》),清人“柔黄愿借为金缕,绣出相思寄与君”(厉鹗《杨柳枝词》)等都是借柳倾诉恋情的文学表达方式。这种情愫同样体现在了绘画作品。
     
    清代张瘦虎《柳阁仕女图轴》(图8)中倚阁少妇极目远眺,若有所思,阁前杨柳结合画面所题王昌龄诗句“闺中少妇不曾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其思妇形象更为凸显。民国徐操、王雪涛、周元亮合作《山水人物镜心》(图9)中抚琴老者和吟唱歌女,同样被画中成荫的垂柳、湖面戏水的鸳鸯独白了心声。
     
    图9 民国 徐操、王雪涛、周元亮合绘《山水人物镜心》
     
    图9 民国 徐操、王雪涛、周元亮合绘《山水人物镜心》
     
    隐士身份
     
    东晋陶渊明崇慕古代隐士,效仿蒋诩隐逸竹林的做法,以柳表明归隐心志。他在宅前种植五株柳树自号“五柳先生”,据其诗文“方宅十余亩……榆柳荫后檐”“梅柳夹门植”“密密堂前柳”等可知其宅院大量种植柳树的事实。自此,“陶门柳”成为不慕名利、情操高尚的隐逸思想被广泛表达,柳树在绘画中也逐渐被看作隐士身份的标识。
     
    南京西善桥出土的南朝模印砖画(图10)上描绘了竹林七贤和荣启期八位著名隐士。画面以柳树来衬托主体人物,以柳树标识隐士身份的做法已然得到彼时社会的广泛认可。柳树代表的这种隐逸文化在清代的绘画中更为常见,不仅出现于隐逸画家笔下,而且不少朝中重臣也借此抒发心绪。
     
    清董邦达《山水对题册》“柳塘仙馆”(图11)页面上郊原春色,绿已成山,荷塘柳荫。唯见草堂文士一人,读书窗前。据刘统勋对题“柳条待作藏莺地,老树空余系马情。有客倦寻芳草径,小堂深掩读书声”亦可感悟其中文人隐逸意味。
     
    图10 南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模印砖画,南京西善桥出土
     
    图10 南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模印砖画,南京西善桥出土
     
    图11 清 董邦达《山水对题册》“柳塘仙馆”页面
     
    图11 清 董邦达《山水对题册》“柳塘仙馆”页面
     
    驱邪圣物
     
    古时民俗中有以柳驱邪避毒的传统。《齐民要术》云:“正月旦取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岁时百问》说:“至清明戴柳者,乃唐高宗三月三日祓禊于渭阳,赐群臣柳圈各一,谓戴之可免虿毒”,可见此传统历史悠久。
     
    此外,佛教也将柳树看作除邪驱恶的圣物。据文献载,禅拉比丘曾以柳枝咒龙,而观音又以柳枝沾水济度众生,可知柳树在佛教文化中有了避邪驱鬼的功能。
     
    正因如此,观者能在大量佛画和佛塑中见到柳树图像,赵孟頫所绘《红衣罗汉图》中就以柳树图像为配景来烘托主体人物红衣罗汉。而“柳枝观音像”更是成为美术中的常见题材,出现在绘画、瓷器、铜器等各种媒材之中(图12),大多表现为“观音菩萨一手持杨柳枝,一手托甘露净瓶”的形象,契合佛经中“柳枝净水,遍洒三千”语义(《贤顿法师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浅释》),表达以柳扫世间污垢,普度众生的教义。
     
    清 德化窑杨枝观音像
     
    图12 清 德化窑杨枝观音像
     
    中国想象
     
    在清代、民国时期,中国柳树图像已成为各种艺术门类中常见的表现对象,并衍生出了丰富多样的图像内涵。而随着这一时期的对外贸易不断增加,中国柳树的图像传入欧洲,在被西方模仿、改造图像的同时,又融入本国文化传统和对中国的认识,中国柳树图像一度成为彼时西方人对中国的想象。
     
    比如清乾隆粉彩山水楼阁纹花口盘(图13)就是外销欧洲大宗瓷器中的一件,其纹样由柳树、楼阁和拱桥等元素组成,杨柳造型与中国明晚期流传的《诗余画谱》《唐诗画谱》中垂柳图像极为相似。带有类似图像的外贸品不仅有外销瓷,在大量流传欧洲的中国丝织品、漆器上也有中国柳树图像。
     
    这些柳树图像流入欧洲后,被当地艺术家模仿、改造,在18至19世纪的英国青花瓷上率先出现一种“中西杂糅”式的“Willow Pattern”(图14),造型与当时中国外销瓷上的柳树图像相似:沿湖两岸布满中国式楼阁,周围树木环绕,近处弯曲的篱笆墙标示着这是一处封闭式庄园。横跨湖面的三拱桥上行走着三人,桥边柳树体量巨大,枝条长若经幡,随风飘舞,极为醒目。远处湖面有艘中国式乌篷小船。左侧有几处楼阁隐现于汀树之中。柳树上方有两只振翅追逐的小鸟。这些图画中的柳树同样有特殊的文化内涵,这与英语世界中以柳树表达恋情传统密切相关。
     
    清乾隆 粉彩山水楼阁纹花口盘
     
    图13 清乾隆 粉彩山水楼阁纹花口盘
     
    在英语诗歌中,常见以柳条表达对恋人思念的描述,Weare willow in they hatte,and baies in they heart(戴上柳冠,在你的心里号泣)、There's Marie wearing the willow,because Enge-mann is away courting Madam Carouge(玛丽头戴柳冠,因为恩格曼离她而去,追求加卢奇夫人去了);也以编织的柳冠(the willow garland)象征爱情,Maidens,Willow branches bear;say I died true.(姑娘们,为我戴上柳枝,就说我是为了真爱而死)、I have been overwhelmed with presents of willow branches(我收到无数柳枝)、In hope he'll proue a widower shortly,I weare the Willow Garland for his sake(我料他不久会成为鳏夫,我准备替他戴上柳条)、Down by the Willow garden,My love and I did meet(在柳园内,我与我的爱人相会)等,这些诗歌中寄托的情绪被逐渐映射到柳树图像中来,在欧洲人为柳树图像编造的爱情传说中可以证实。
     
    ​图14 19世纪柳树图像椭圆形盘 英国
     
    ​图14 19世纪柳树图像椭圆形盘 英国
     
    在古代中国,一个高官与他美丽的女儿Koong See住在湖边宅院中。高官的秘书是英俊的年轻人张(Chang)。张秘书爱上了高官的女儿Koong See,两人常在柳树下幽会。高官知道此事后十分恼怒,认为张出身低微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将女儿另许配给一位有权势的将军……这个传说更像莎士比亚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爱情悲剧,它表明西方世界在模仿中国柳树图像的同时,也对中国柳树文化进行了吸收和改造,并融入了本国的文化传统,其中杜撰的高官和将军,暗喻当时腐败的清政府官僚阶层,他们的行为正是西方爱情观所唾弃的对象。
     
    可见,具有浓郁中国风情的柳树图像被西方人当成对中国的想象,也让柳树图像的内容变得更加多样起来。
  • 上一篇:15件最贵宋代艺术品,件件过亿! 下一篇:唐代邢窑白瓷艺术
  • 在线留言
    姓名 联系电话
    微信号 请选择类别 瓷器 玉器 青铜器 字画 钱币 杂件

    (您所提供的个人资料,我们将会严格保密)

    看不清?点击更换